从IBM技术长的养成,看过去二十年资讯变化–专访IBMCTO

O生活通

发布时间:06-17 10:33
从IBM技术长的养成,看过去二十年资讯变化–专访IBMCTO

左起: Sting, Julian

笔者出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就在台湾 IBM 公司,六年间跟着 IBM 的触角,到过欧美亚的许多业务与研发据点,见识到 IBM 公司在资讯科技上的伟大,与商业环境上的庞大影响力。

IBM 除了有深厚的技术与客户服务实力外,对员工教育训练与职涯栽培上的投入也是相当重视且配套措施完整。由于 IBM 是笔者第一份工作环境,当时还以为所有的公司都是这样做。后来待了别的公司乃至自己负责公司,才发现要这样做,除了成本考量之外,还有组织文化等问题,并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。

日前,因缘际会,得以回访娘家,并与台湾 IBM 公司现任 CTO,也是笔者当年 mentor 之一的 Julian Lin 访谈,好奇技术长的职责,也想了解技术长是如何养成的。

IBM 是全球最伟大的科技公司之一,连续 n 年专利产出数世界第一,即便景气荣枯变动很大,IBM 还是稳稳地获利成长。在这样的公司里是怎样能做到 CTO,笔者试图从 Julian 的经历分析起。

水到渠成的技术长

Julian 在退伍后半年,1989 年就加入了 IBM 公司到现在已经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了 23 年。谈起刚工作的那时候,还是如昨天发生的事一样清晰:

当时,笔者正在高中玩 8088, 80286 的个人电脑,虽然有创立了电脑研习社,但当时印象深刻的事情只有 PE2,组合语言与水浒传游戏。这时候的 Julian 已经在协助台湾的政府单位进行资讯化资料储存 。面对的是 IBM 系统:

当时的系统,大都是单一厂商或少数资讯厂商提供完整解决方案,主机、网路设备、终端机,乃至印表机,以及上面跑的软体,都是由一家从头到尾包办。所以电脑工程师,主要都是在做硬体的维修,自家软体的安装除错与调整。

笔者 92 年进了大学,开始用 telnet 玩椰林风情 BBS,当时全站只接受一千个注册用户,好不容易等到某些用户没登入被踢掉了,才注册到 ID。

同时间,我们看 Julian 的工作内容也随之开始有 的方案出现。

从IBM技术长的养成,看过去二十年资讯变化–专访IBMCTO

随着 Gopher, FTP,电子邮件与 Mosaic/Netscape 浏览器开始展露初步 Internet 可以很方便地查找远方的资讯,也能与他人更方便线上沟通的潜力。一直到两千年之前,用网路做商业活动的各种“创新”想法如雨后春笋般出来,整个世界给.com 弄的兴奋异常,数位时代杂誌第一期于 99 年 7 月面世了,谈的是杨致远的故事。

这时候 Julian 也在 IBM 内部自己架设伺服器,玩网路应用,以充分掌握「网路」能带给企业的价值。如:让工程师们不须每人订购或带一堆硬软体专书出门,而可以透过 LAN 观看或下载电子书。

看得出来这个时候, 成了主流的一部分。而 正开始悄悄展露他的重要性。Julian 在原本非常熟悉的硬体领域其实已经做得非常顺手且资深了,到软体加值服务其实是个新手,面对新的大机会,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原来舒舒服服的熟悉领域,做了改变。

虽然千禧年发生了网路泡沫,看似网路新创的终结,但商业上运用网路与新的电脑科技的速度越来越快,可说是电子商业加速啓动的元年。

笔者刚开始工作的时候用了 Compaq 的 iPaq 手持电脑,也用过 Palm,那时候觉得世界差不多最厉害就是这样了吧 – 到处都能运算,到处都能存取资料,网路真是方便。

两千年泡沫后,资讯硬体与网路的进展还是没闲着,几乎是以急行军的方式在进行。

笔者当时也没想到,不到十年,所有的东西变得超级轻薄,速度都快到不行,个人行动上网的频宽竟然可比 2000 年网路公司用的专线频宽还大好几十倍。

IBM 这段期间併了 PWCC,加大了顾问服务的力道,也 的公司。看似仅为了往利润率较好的领域前进的策略,从 Julian 的工作经验看来,却是个来自客户与环境的需求,而必须不得不作的价值提升动作。

随着大陆资讯市场需求起飞,Julian 也多次进出支援案子与教学传承,例如中国银行业的网路银行、电子信贷,以及上海电信、汽车业的 EAI 专案,及一系列的资讯架构顾问课程、SOA 分析设计方法论课程。接下来又在台湾完成企业架构及业务流程管理的顾问服务。然后,时机经验成熟了,水到渠成了,在大中华区 IBM 技术长与台湾 IBM 公司总经理的推荐下,由大中华区 IBM 总经理任命 Julian 接下了台湾 IBM 技术长的角色。

从IBM技术长的养成,看过去二十年资讯变化–专访IBMCTO
 小结

笔者看到许多人,作技术做了几年,就会想走管理,抛掉技术,认为作管理比作技术好,更高级。这种想法,不但毫无根据,而这种短线的思维更常自我侷限了可能的成长。

听 Julian 一路娓娓道来 23 年的经历,基本上就是台湾资讯业的历史。他碰过绝大部分的人连看都没看过的 Mainframe 大型主机,换到 Unix,进入软体与 solution 领域,每个阶段他都深入技术的每个面向。到今天也跟大家一样在用 twitter,脸书,进一步探索 social 对企业应用的可能影响…

我想,坚持专业,持续学习,不怕时代转换,也不长久待在自己熟悉的 comfort zone,三到五年就让自己转换一个技术或领域层次,跟着客户成长,提升客户价值,应该就是 Julian 之所以能胜任台湾 IBM CTO 的原因吧。

成长无捷径,这是一个水到渠成外商公司技术长的故事,再度与读者共勉之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sunbet官网下载|热门新闻资讯|多种热点问题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开户官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网页版